加入收藏 热线电话:88512696 | Email:jmwchina@126.com
首页 镇街 专题 文化 旅游 美食 市场 摄影 微电影 理论学习
重点推荐: 速览即墨 《新即墨》报 网上读报 即墨古城
文化资讯 当前位置 : 首页> 文化> 文化资讯
今日资讯
大工(青岛)研究院:科技成果产业化跨.. [11-22]
【区办实事看变化】潮海街道:200余.. [11-22]
【今日聚焦】城市精细化管理下,哈罗助.. [11-22]
市青年国际时装设计师大赛决赛在即举行 [11-22]
即墨区委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宣讲团.. [11-22]
即墨区监察委员会聘请18名特约监察员 [11-22]
大工(青岛)研究院:科技成果产业化跨.. [11-22]
【今日聚焦】城市精细化管理下,哈罗助.. [11-22]
人社局:政策宣讲进民企 [11-22]
【区办实事】 潮海街道:200余场文.. [11-22]
@居民朋友们,冬季取暖请预防煤烟中毒.. [11-21]
即墨区2020年度城乡居民社会保险政.. [11-21]
人社局:案前调解为职工追回471万元 [11-21]
即墨区商标注册量突破6000件 [11-21]
市首届货运汽车驾驶员职业技能赛在即墨.. [11-21]
即墨区第二批干部赴深圳实训学习深圳精.. [11-21]
鳌山卫街道大任村粉条:36道工序承续.. [11-21]
80后新农人的现代田园梦——记农工党.. [11-21]
永昌公交:好司机悉心照顾发病乘客获点.. [11-20]
即墨区持续开展“黎明” 流动人口清查.. [11-20]
即墨发布 中国即墨网
15年收藏万余老物件 即墨“收藏达人”孙先勇的民俗情
2019-04-22 09:40:00  来源:新即墨

老物件代表的是回忆,记下的却是故事。对于56岁的孙先勇来说,更是如此。自2004年起,他开始收藏别人觉得“没啥用”的老物件,至今他的小仓库中,大大小小的老物件已经堆积了上万件,俨然成了一个小型民俗“博物馆”。

“这些老物件多来自旧时农家,可能连艺术品、工艺品都算不上,但它们反映了我们这一代熟悉的农耕文化,总能让我感受到一种扑面而来的亲切感。”孙先勇说。

万余老物件成就民俗“藏宝阁”

近日,笔者来到了孙先勇位于龙泉街道河南崖村的小仓库。“这门口的水槽、房梁都是我收回来的,还有这些圣旨碑,都很有些年头了!”刚走进院子,他就迫不及待地跟笔者介绍着他的“宝贝”。

孙先勇的“藏宝阁”一共两间,占地1500平方米,分为古家具类、陶瓷类、灯具类等15个类别。其中一间挂满了农耕用具、战车、老式家具等,另一间摆放着画报、书籍、钟表等物品,藏品共计12000余件。

推开位于二楼的“藏宝阁”大门时,这间没有刷漆简易收拾起来的厂房,满满当当地挂着各种老式挂钟、画报、农耕工具、搪瓷茶缸等,着实让人有种时光穿越的错觉。

几幅毛主席画和新中国初期人物画报,连同着几张同样泛黄的旧报纸,经过精心装裱后挂在墙上。桌上摆放着各种老式挂件。另一侧地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三把样式别致的太师椅,后方则挂着40余个形状各异富有沧桑感的挂钟,以及琳琅满目的老式收音机和煤油灯等。

“这是兵马俑,可能是清中期的,有秦始皇、李斯,还有秦始皇的儿子扶苏。”孙先勇一边领着笔者参观一边介绍着,像在介绍老朋友。藏宝阁的中心位置,一个穿着亮红色官服的人偶在桌案前正襟危坐,后面的架子上摆着几幅字画,场景惟妙惟肖。“这个是我最欣赏的宝贝之一,它就是即墨县衙最后用的审案桌子,我费好大功夫才收回来,专门做了一个人物进行场景模拟。”他小心翼翼地地抚摸着案桌说。

面对质疑误解,收藏情怀不减

孙先勇说,他很早以前就对这些老物件产生了兴趣,但一开始只在自己家和亲朋家里找。别人不要的铝具、竹篮子、煤油灯,他见了就跟看见宝贝一样爱不释手。起初,由于家里地方有限,为了摆放自己好不容易收藏回来的宝贝,他特地在家附近租了个车库安放。

“天天捡这些不值钱的东西干啥牽”每当周边居民看见他拿着一些破旧老物件回来,或者到废墟中找寻“废品”都很不理解。每每这时,他总是嬉笑着随便应付几句,然后继续“淘宝”。

“淘”来的老物件越来越多,孙先勇便在单位附近找了个大厂房,这些东西有了“安身之处”。他收藏的爱好也被邻里知晓,有些居民开始主动将自家一些不要的老物件送给他,加上自己从各地收回来的,孙先勇收藏的老物件从最初的几十件,变成了现在的上万件,小到缠线板,大到纺线车、旧衣柜,让人目不暇接。

“除了村民赠送和掏钱购买,更多的藏品是在拆迁废墟上淘来的。”孙先勇说,为了把能够反映农耕文化的老物件儿保留下来,15年来,他几乎跑遍了胶东地区的大街小巷。

免费参观,留住乡愁乡情

收藏的东西多了,孙先勇的小厂房简直就是一个小型“博物馆”,吸引了很多人慕名前来参观。“收藏这些东西就是为了让更多人了解以前即墨人的生活。”对于参观者,他一概不拒。

“卖出去,其他人就看不了了。”据孙先勇介绍,这些年前来参观的人不少,也曾有人想出高价购买,都被他拒绝了。但如果有建乡村记忆馆或者民俗博物馆的,他则愿意免费赞助。目前,越来越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剧组前来租赁这些老物件。“去年租了200余件,租金再用来收藏、购买别的老物件。这些年所有的收入都用来收藏了。”

“这些老物件凝聚着一个时代人们的智慧,大多数东西已经很难再找到了。”孙先勇说,正因如此,他才更加执着地进行收藏,“我的愿望是建一个博物馆群,让大家能够实实在在感受即墨作为‘千年古都’的历史文化,真正留得住乡愁,记得住乡情,寻得到根脉。”(李倩)



精彩评论: